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80岁跑者的长跑态度:跑步与人生都要练习


资料图。

  资料图。

  因为渣打马拉松一幅笑容满面的照片,80岁的周渭川再次红起来。

周伯却不以为意。几十年来,脚踏实地,一句‘一定要练跑’,说的既是长跑,更是人生。

周渭川,80岁,1979年开始跑步。

在跑友帮忙下辗转找到周伯,一个活到80岁的人,随手翻开人生一页,都是故事。

开心豁达,只在乎主观的心。周伯扬扬手、笑笑口,慢慢翻开故事书的一页又一页。

  今年渣打马拉松一张笑住跑的图片,周渭川成为‘幸运王’,周伯却说:‘我都不上网,不过多谢网民啦。’

周伯小时候家贫,住在木屋区,当年的社会,读书是奢侈品,他十来岁就去酒楼打工养家,渐渐他觉得做酒楼没有前途,碰巧木屋区的邻居大叔是地盘工人,知道地盘要杂工,于是去找‘周老爷’(即周伯的爸爸),叫他让16岁的儿子去地盘搬泥,搬完泥周伯又到过石澳石矿场车石仔。

做了几年建筑,周伯又觉不是长远之计,于是找上在维园尚未填海而结识的水上人,请他们介绍当‘行船佬’,从1962年开始为渣华邮船公司行船,主要走南美,放船回港偶尔去九龙仓做保安,然后一有船就去,直到1969年。周渭川做过酒楼、地盘、行船、司机,从跑步到人生,每天都脚踏实地。

  1972年与来自大澳的太太结婚,后来又用积蓄买了一辆小巴做生意维持生计,渐渐认识不少司机行家,有驾公共交通工具的,也有为亚细亚火油公司(即当年的蚬壳)高层驾车的,当中有的行家是跑友,跟随外籍上司跑步。

当时周伯四十来岁,自觉身体毛病渐多,‘有时下车捡粒螺丝都晕晕的’,于是与朋友一起跑,家住西湾的他闲时又走上柏架山,渐渐结识更多跑友。

  跑友们爱戴周伯,敬佩他跑到耄耋之年。事实上,他的坚持远比我们想像中厉害,先是看着自己的全马成绩从3小时17分开始,每两年每一公里慢半分钟,甚至今年的渣打马拉松,他无法在限时内完成半马拉松比赛,但还是为自己能够上线而感恩,全程笑着跑,不过最让老人家揪心的是,老朋友一个个离去,生离死别,老泪纵横,他又能坚持到何时?

周渭川说,昔日战友揽头揽颈,老来却一个个离去。

  生离死别,人生如此。周渭川却懂得及时行乐。

现在香港的跑步人愈来愈多,周伯说,以前一个比赛有500人参赛已经很惊奇了,岂能想像如今渣马的万人空巷,小型比赛每周皆是,所以他觉得长跑在香港成功了,至少他能结识新朋友,愈识愈年轻,走进跑马地或者比赛场地,经常有跑友找他合照,他来者不拒。周伯不上网,总之有步就跑,有比赛就参加。

  读过周渭川的故事,叫跑友们如何不爱惜这位活泼好动、乐天豁达的老友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