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分分合合”的携程与途家,妥协还是进攻?


这几天对携程来说,可谓是喜忧参半。忧的是,先是半年前的一篇文章再次被挖了出来,引发携程机票的鸡贼套路被全民讨伐,紧接着携程的一纸声明也被消费者认为是毫无诚意,甚至连最后的整改措施都无法平息舆论。喜的是,兜兜转转一番,携程跟途家的合作似乎又进了一层。不过,有业内人士指出,在此关头忽然爆出携程领头斥巨资再次投资途家,似乎有点“太过巧合”。

“分分合合”的携程与途家,妥协还是进攻?

  在去年10月跟携程、去哪儿达成战略协议,途家以部分股权换取二者旗下的公寓民宿业务(包括频道入口、团队和房源等都将悉数纳入途家)后,时隔一年携程跟途家的合作又进了一步。10月10日,途家网宣布在2017年完成线上、线下拆分后,途家网线上平台顺利完成E轮融资。据悉,此次线上平台融资为3亿美元,由携程与全明星投资基金领投,华兴新经济基金、Glade Brook Capital资本、高街资本跟投。

事实上此前一段时间,梁建章曾多次现身公众面前,先后为途家站台、体验短租房源、走访蚂蚁短租等等,就已向外界释放了两家公司将会有更大的动作。然而已经退居二线决心要做学者的梁建章,为何还如此重视民宿短租板块,这背后又有哪些逻辑?

携程与途家的“分分合合”

有业内人士指出,梁建章对民宿短租市场之所以如此重视,一方面是由于民宿短租的爆发式增长,使得携程不得不把它再次纳入自己的产品线中,而这也是梁建章此前一直想做但没能做成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携程系内部的资源整合面临着一些问题,尤其是携程要想在新兴住宿市场中谋取一席之地,需要借助已经在这一市场中取得一定优势的途家。

另外,当前国际化都是两家公司的重要战略,特别是途家在亚洲地区已经拥有多套房源,而这就将会成为携程在海外住宿业务的补充。据途家官方称,其海外业务保持平均5倍增长,其中今年日本业务量同比增长超过8倍。这在一定程度上就使得两家公司的合作成为必然。

事实上,携程跟途家的合作并非一路顺畅。携程从减持股权、放弃控股途家到再重新增持,兜兜转转,这背后似乎还有“不言之秘”。虽然此次携程积极“牵手”途家,但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携携程曾在2012年10月、2013年2月、2014年6月、2015年6月多次入股途家,前三次投资的金额分别为1460万美元、3670万美元和7500万美元,后一次未披露具体金额。

不过,根据携程2015年财报披露的信息,在D及D+轮融资后,携程已不再控股途家。据《证券日报》 此前的报道显示,携程在2015年第三季度的报表中也将途家从其主营业务中剥离,并导致了相应的收益确认,而这部分的收益也被携程归入报表中的其它收入项目,为24亿元。但是,在2014年携程同期的其它收入项目却仅为1.08亿元。

由于从报表中剥离了途家业务,携程彼时在当季度的净利润就获得了暴增。有业内人士曾指出,途家网当时的盈利情况堪忧,其亏损规模已经达到了能够侵蚀掉携程大部分利润的程度,所以才让携程主动做出这一选择。

一个事实是,通常一家公司从其报表中剥离一部分业务,一种情况是出售股权,那么这就会产生一次性的收益,算作非经常性收益,因为标的公司的亏损要全部计入自己的损益表中,所以这个在当期的报告和当年的报告中会体现出来。另一种情况是,原来占有51%的股权或是第一大股东在进行股份重组之后,占股不到51%,因而就无再需合并标的公司的报表。而不合并报表,只是作为一个小股东,则就只需把标的公司亏损中的一部分,即按股权比例计入到自己的损益表里面。而作为上市公司携程,显然是不会让途家成为影响其财务报表上的“不利因素”的。

值得注意的是,携程此前曾将客栈业务与度假公寓业务收编,成立了大住宿事业部,与度假板块相互呼应。携程将度假板块拆分独立上市的意图已经很明显,而大住宿事业部照理也应是独立上市的,但是携程后来却把客栈业务给剥离,直接并入途家旗下,显然这背后似乎还有更深层的原因。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民宿、公寓一直都是携程的短板,何况途家已经在这一领域深耕几年,还积累了一定的房源。所以即便携程有资金有技术可以整合这部分业务,但短期来看这并不是一个容易变现的过程。再加上在线旅游市场一直不乏竞争,像飞猪、美团都在积极发力,驴妈妈、途牛、同程等OTA也更是在步步紧追。而一旦携程要自己去做,也很难不会再出现拖累其财报的情况。所以在这个市场中选择一个已有一定市场的公司去做,相对来说会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短租市场硝烟弥漫

当然途家此举,与通过部分股权置换,与谋求58同城长租公寓入口、接手蚂蚁短租的逻辑也十分相似,但归根结底,流量导入与房源补充还是其最为看重的原因。毕竟有诸多入口加身,对于途家来说才能更容易在市场竞争中获得优势。

而流量正是携程作为OTA的优势所在。所以今年7月底,携程连同途家紧急举行了一场年中媒体沟通会。在沟通会上,向外界释放了携程的一级频道“酒店频道”将打通途家的民宿短租房源的信号,也就是说用户可以在携程的酒店频道上搜索到途家旗下的产品。此前虽然民宿短租已经在携程的独立二级频道中了,但由于入口较深用户并不能直接查到,所以此举将是更多的流量倾斜。除此之外,携程旗下艺龙的微信入口,也将向途家开放。而有了携程在流量方面的倾斜,途家一直宣称的渠道优势无疑将会进一步加强。

不过,短租市场的竞争也在逐渐显示出更加激烈的态势,并且新的玩家还在源源不断的入场。除了已经布局的途家、小猪、木鸟短租、以及国际分享住宿鼻祖Airbnb外,新入场的玩家还有美团点评以及一些酒店集团、房地产公司等等,而这些也都是途家的强有力对手。

公开数据显示,2011年12月1日平台正式上线运营以来,途家在5年多的时间里面,已覆盖国内345个目的地,海外1037个目的地,在线房源超过65万套。

但是在房源数量方面,其竞争对手都在紧随其后,途家的优势并不突出。比如木鸟短租,在2016年底木鸟短租平台房源数量已经达到了60万套,其中国内房源遍布396个城市有近40万套,海外45个国家和地区有近20万套房源。

另外,小猪短租公布的2017年业务数据显示,目前小猪平台房源增幅达350%,总计拥有超过20余万套房源,同时平台整体订单量增幅也超过320% ,小猪短租副总裁潘采夫曾公开透露,与去年相比小猪平台GMV增幅超过350%,每日新上线房源数超过500个。

作为国际分享住宿鼻祖的Airbnb,也已经布局了全球191个国家的65,000多个城市,拥有超过400万的房源,直接挑战OTA巨头的地位。而随着Airbnb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在旅游住宿领域也令途家甚至携程压力倍增。

值得一提的还有美团点评的入场,美团点评不仅成立了自己的品牌榛果短租亲自来布局这一市场,而且在此之前美团点评跟携程在传统酒店板块已经展开了相当激烈的竞争。比如此前美团点评CEO王兴跟财经记者宋玮对话时,在采访中王兴就大谈特谈美团的扩张逻辑,还提到美团点评的酒旅业务,间夜数已经超过携程,估计再用1-2年就会超过整个携程加艺龙再加去哪儿的间夜数。

传统酒店业务一直以来都是携程的核心业务之一,面对王兴来势汹汹的“挑战”,虽然之后梁建章发文怼了回去,但是不可否认,携程的传统酒店业务正在面对着对手的激烈进攻。值得注意的是,携程的高佣金模式已经为不少酒店集团诟病,而携程的模式也决定了他与酒店之间的合作关系是完全建立在佣金制度之上的,所以佣金也一直构成双方合作的关键。据悉,目前携程收取酒店的佣金在10-15%之间,甚至更高。但是其他平台,比如飞猪、美团等却的费用却在3%左右。

而高星酒店是携程的一块高地,如今面对着后起之秀的凶猛来袭,并且对手还在不断的将业务进行延伸,双方的竞争正在升级,显然携程要进行回击。从这个角度来看,携程再次对民宿短租业务表示重视也就不难理解了。不过,公寓民宿虽然目前正在快速发展,但这毕竟还是一个不确定的市场,所以携程不会也不敢孤注一掷。

充满挑战的未来

去年11月Airbnb的CEO Brian Chesky宣布了该公司创立8年以来最重大的发布,将突破原有的分享住宿领域,推出全新的“Trips”平台。Brian Chesky将此新平台定义为住宿体验、行程体验以及人文体验(Homes+Experiences+Places)三者的融合。换句话来说,Airbnb是要进一步延伸其业务,并且大有朝着OTA的方向发展的趋势。尤其是现在Airbnb已布局了全球191个国家的65,000多个城市,拥有超过400万的房源,而其平台上的用户对旅游又有着极大的需求,所以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对携程造成了潜在的威胁。

而旅游已成为综合性的活动,吃住行游娱购已经链接成一个整体。尤其是住宿和游玩,需求基本都是伴随的,单一场景带动另一场景,甚至多个场景的消费已经越来越多,作为综合型的旅游集团显然也要尽可能多的扩大用户在其平台上的消费。面对着Airbnb的大举入华,显然携程也面临着较大的竞争压力。

但携程的面对的挑战显然并不止于此。今年以来对携程来说可谓是多事之秋,已经多次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假机票事件余波未平,紧接着又被吐槽捆绑销售,后来又是无支付牌照经营的事件。最近朋友圈疯传的《一年100亿?揭秘“携程”坑人“陷阱”》以及演员韩雪在微博上发文对携程的指责,又再次把携程的捆绑销售行为推到了大众舆论的面前。如何平衡平台收益和用户利益之间的关系,似乎也已经到了该正视的时候了。而在舆论风口浪尖上的携程,此时爆出大手笔投资途家,巧合之外,亦或多或少消除了些近期频频爆出的负面影响。

作为在线旅企的巨头,携程既有渠道、资源的优势,也面临着一众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以及内部整合博弈的挑战。究竟未来的格局会怎样,携程与途家又会上演什么动作,这不失为是个有趣的话题,不妨拭目以待。(来源:旅游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