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两支队伍即将冬攀K2,K2会迎来首次冬季登顶吗?


据美国杂志《Rock and Ice》上个月26号报道,目前有两支队伍,巴斯克登山者Alex Txikon带领的9人队伍和哈萨克斯坦登山者Vassily Pivtsov带领的11人队伍将冬攀K2。

Baltaro冰川和世界第二高峰K2。图源:Abbas Shah。

K2即将熙熙攘攘:今年冬天将有两个不同的队伍,总共至少有20个来自世界6个不同国家的登山者在山上。这座海拔8611米的高峰--也是全世界14座超过8000米的山峰中唯一一座未有在冬季登顶的山峰--似乎要在这一年最寒冷、最艰难的几个月“屈服”了?

巴斯克登山者Alex Txikon在过去的两年,都尝试过冬攀珠峰,但均未成功,今年他带领着其中一支探险队冬攀K2,并认为这可能是团队成功的一年。他在电话采访中说道,“当团队有非常好的决策和出色的后勤时,就可以成功登顶K2。当然,我们也要明智地攀登,尊重大山,尊重当地民众,这样团队才能成功。成功很可能是在今年,但也可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Alex Txikon2018年在珠峰。图源:Alex Txikon

Alex Txikon是少数冬攀8000米高峰登山者中的一员。 在2016年2月进行首次成功冬攀南迦帕尔巴特峰之前,他与巴基斯坦人Ali Sadpara和意大利人Simone Moro于2011年和2012年一起尝试了迦舒布鲁姆I峰(8080米)的首次冬攀,之后又于2015年尝试冬攀南迦帕尔巴特峰。尽管他从未站立在K2峰顶,但他已经在3次不同的场合(从未在冬天)尝试过:2004年,他通过Česen Rayad路线到达了7400米;2011年,他通过Abruzzi路线到达了7900米;2013年,同样也是通过Abruzzi路线,他到达了7100米。

Alex Txikon的团队里有两位波兰人,Marek Klonowski和Paweł Dunaj;五名夏尔巴,Chhepal SHERPA,Nuri Sherpa,Pasang Sherpa,Geljen Sherpa和Hallung Sherpa; 和一位西班牙人,Felix Criado。

另一支队伍由五位俄罗斯人组成,Artem Brown,Roman Abildaev,Vitaly Akimov,Eugeny Glazunov,Pavel Vorobjov;四名哈萨克斯坦人,Vassily Pivtsov(领队),Tursunali Aubakirov,Ildar Gabbasov,Dmitry Muraviov; 还有两名吉尔吉斯斯坦人,Mikhail Danichkin和Serguey Seliverstov。

去年,一支13人的波兰探险队在尝试冬攀K2时,攀登过程如戏剧一般。无情的落石,永不消停的恶劣天气唱着主角,而南迦帕尔巴特峰上其他登山者的高风险救援以及团队成员之间的摩擦都只算是小的故事情节。

Alex Txikon从去年波兰队的K2攀登经验中收获了有用的信息。 他说,最大的收获是就是冬攀K2时Česen路线状况很糟糕。波兰队花了整整一个月试图通过这条线路登顶,但都没有到达过7000米。

尽管排除了Česen路线,但Txikon仍然不确定该尝试哪条路线。“我也不想第一次就选择Abruzzi路线,”他说,“我认为会有更好的路线(避开恶劣天气和落石),就像1978年的美国路线一样......也许......现在对我来说都不重要。现在我需要专注于所有后勤,所有让我们到达那里的看起来不起眼的举动。”

Alex Txikon2018年冬攀珠峰时在C1遭遇狂风。图源:Alex Txikon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两支队伍都将以探险的形式“围攻”山峰。“我们或其他人首先要以任何可能的方式登顶,”Txikon说,“一旦有个团队登顶,那么就会不断地重复登顶,攀登方式才能得到改善。”

两支探险队的存在是会让冬攀的前景变得更复杂还是简单呢?Txikon认为这只会有所帮助。“我认识俄罗斯队的一些人,”他说,“我对起初的竞争有些紧张,但后来想想,我们是与同一个后勤机构合作,那就让我们共同努力来解决这些问题吧。”两支队伍将使用同一个大本营,分享一些公共空间,比如厨房,但有单独的帐篷。“我们正在搭建一座桥梁,”Txikon说道,“如果出现问题,更多的人也意味着更多可能的帮助。”

他们是否会在山上结合起登山力量是另一个问题,但是Txikon屡次强调合作的重要性:“在南迦帕尔巴特,Ali Sadpara和我修建了95%的路绳。但我们最终仍与Simone Moro一同分享。合作总是好的。”

另附:

8000米山峰首次成功冬攀

(按时间先后顺序)

珠峰(8848米)--1980年

Krzysztof Wielicki(波兰),Leszek Cichy(波兰)

马纳斯鲁峰(8163米)--1984年

Maciej Berbeka(波兰),Ryszard Gajewski(波兰)

道拉吉里峰(8167米)--1985年

Andrzej Czok(波兰),Jerzy Kukuczka(波兰)

卓奥友峰(8188米)-- 1985年

Maciej Berbeka,Maciej Pawlikowski(波兰)

干城章嘉峰(8586米)--1986年

Krzysztof Wielicki,Jerzy Kukuczka

安纳普尔纳峰(8091米)--1987年

Jerzy Kukuczka,Artur Hajzer(波兰)

洛子峰(8516米)-- 1988年

Krzysztof Wielicki

希夏邦马峰(8027米)-- 2005年

Piotr Morawski(波兰),Simone Moro(意大利)

马卡鲁峰(8485米)-- 2009年

Simone Moro(意大利),Denis Urubko(哈萨克斯坦)

迦舒布鲁姆II峰(8035米)-- 2011年

Simone Moro,Denis Urubko,Cory Richards(美国)

迦舒布鲁姆I峰(8080米)-- 2012年

Adam Bielecki (波兰),Janusz Gołąb(波兰)

布落阿特峰(8051米)--2013年

Adam Bielecki,Maciej Berbeka,Tomasz Kowalski,Artur Małek(波兰)

南迦帕尔巴特峰(8126米)-- 2016年

Simone Moro,Muhammad Ali Sadpara(巴基斯坦), Alex Txikon(西班牙)

K2(8611米)-- ?????